法律前沿

 
法律前沿

 

“零首付也能办公司 但漫天认缴可不行” —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下的三大认识误区
[发布日期:2015/7/31]


  零首付也可以办公司?根据新修订的《公司法》,首期出资取消了20%的限制,改由股东自主在公司章程中约定,由此,缺钱也能创业,先上车后买票的投资新模式逐步形成。2014年3月1日开始实行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更是亮点颇多,为创业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我国迎来了一片公司注册登记高潮。以深圳为例,深圳在2013年3月1日开始实施商事登记制,从当日开始到9月30日,全市新登记商事主体超过24万户,同比增长了130%。期间新参加的公司很多是“零首付”公司、“一元”公司。2013年3月22日,全国首家“一元公司”——深圳苏粤兴电子有限公司落户深圳,此后,大批“极小微”企业蜂拥成立。 但是,经过这一年多来的实践来看,许多公司设立者由于对法律的认识不深,对此次改革存在诸多认识上的误区。长期从事公司法律事务的广东宝城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志强总结了三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一、注册资本300亿?自己缴不够子孙继续缴? NO! 资本认缴≠只认不缴 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后,奇葩注册真不少。例如个别公司刻意延长出资缴纳期限,设定出资年限为70年,这明显超出自然人合理生命预期。再例如,还有人想注册个300亿元的公司。据报道,B先生跑到杭州西湖工商分局企业注册处,要求注册一家中介公司,注册资本是300亿元,而且振振有词:“法律法规上未规定出资上限,也没有规定多长时间拿出钱来,我缴不完,子孙还可以延续下去”。遗憾的是,工商企业注册系统能够输入最大的金额是99亿元。 注册资本随意性较大,注册资本承诺期限过长,很大程度上是社会公众对资本认缴制度的误解,将资本认缴制度理解为投资者的绝对自由:自由约定注册资本数额、自由约定缴纳出资的期限、自由约定缴纳出资的数额,以此侥幸的认为注册资本可以只认不缴,可以合法地“空手套白狼”。 事实上,资本认缴制是以契约的方式,由公司股东(发起人)在章程中自行约定注册资本认缴数额、认缴时间和认缴方式,不按期缴纳出资则需要承担法律责任,而且认缴出资额越高,承担的责任相应越大。实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并没有改变公司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承担责任的规定。如果股东(发起人)没有按约定缴付出资,已按时缴足出资的股东(发起人)或者公司本身都可以追究该股东的责任。如果公司发生债务纠纷或依法解散清算,没有缴足出资的股东(发起人)应先缴足出资。对于境外投资者,国务院《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还提出建立健全境外追偿保障机制,将违反认缴义务、有欺诈和违规行为的境外投资者及其实际控制人列入“重点监控名单”,并严格审查或限制其未来可能采取的各种方式的对华投资。 另外,股东在确定认缴资本的期限时,应当善意地行使订约权利。股东故意在章程中规定过长的出资履行期限,按照“权利必须善意行使”的原则,不当约定会产生责任风险。因此,这就要求公司的股东在认缴出资时要充分考虑到自身所具有的投资能力,切勿“漫天认缴”,理性地作出认缴承诺,并践诺守信。 二、企业不用年检了快起来嗨呀!STOP! “年检”改“年报”≠监管放松 企业年检制度改为企业年报制度,是将市场主体向监管部门负责改为市场主体向社会负责,但这并不代表监管部门放松了监管,更不代表将导致资本金欺骗现象频发。此次改革的核心是“宽进严管”,宽进是取消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严管则是多措并举实行管理。 2014年3月1日,我国启动企业信用公示系统,公众可登陆查询企业信用情况,在规定期限内未申报年度报告的市场主体,将被工商部门载入经营异常名录,并在企业信用公示系统上进行公示,提醒其履行年报公示义务。超过三年未履行年报义务的,将被载入永久异常名录,并列入严重违法企业名单。 同时,为了加强商事主体后续登记监管,监管部门还采取抽查方式检查企业违法、违规行为。如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展2014年商事主体注册资本实缴备案抽查工作,随机抽取了441家商事主体作为此次监督检查的对象,审计结果将通过深圳市商事主体登记及许可审批信用信息公示平台予以公示。 此外,各个执法部门正在加强联合执法,经检查发现企业年度报告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工商部门将依法予以处罚,并将企业法定代表人、负责人等信息通报公安、财政、海关、税务等部门,使其“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三、全国都放开“住改商”了?NO! 住所登记简化≠完全放开“住改商” 企业住所是创业者的又一道“门槛”,一些微小企业就因为拿不出产权证,而长期无法取得经营主体资格。为降低住所登记的门槛,工商部门简化住所登记手续,实行去功能化审查,投资者只要提交场所合法使用证明(产权证明或租赁协议)即可登记,工商部门不再审查住所的用途和使用功能。为此,很多人误认为国家已经完全放开“住改商”。一直以来,“住改商”在备受争议,在国家层面没有明确法律法规界定的情况下,各地的规定也不一样。比如在广东省内,珠海和深圳是明确不限制“住改商”,而广州则多年来反反复复,从允许到限制,再到放开,但要求周边住户同意,直到2014年4月明确提出“不松绑”。又如浙江金华市2015年2月21日出台《放宽企业住所(经营场所)登记条件的实施细则》,提出适度放开“住改商”。 此外,常有投资者滥用住所登记简化的便利,登记的住所与实际情况不符。在这种情况下,林志强律师表示,应当建立法律文书送达地址确认与推定送达制度:市场主体改变登记的住所、经营场所而不及时按规定办理相应登记,导致国家机关按该地址送达法律文书被退回的,视为送达。 推行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有利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政府职能转变,促进信用体系建设,为构建和谐有序的市场环境奠定基础。但在改革过程中,我们应当正视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中的问题,避免陷入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误区,只有这样,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之路才能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Copyright©www.gdbclawfirm.com 广东宝城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14207号 技术支持: 宝安在线